中国·汕头
当前位置: 首页 > 潮商 > 相关资讯
记汕头潮乐团新加坡首演
中国汕头政府门户网站 www.st.gov.cn  2017-01-10  来源:汕头日报
【字体:  

去年12月17日,我半夜回抵长堤北岸,睡前还在面子书上载了几张摄于新加坡潮州节“闹热”现场及新加坡大会堂《潮音汇狮城》的照片。我在这组照片前只简单加了10个字:“半日潮州节,一夜潮音醉”。没错,我当夜是“酒后驾驰”,是“豪饮”了中国汕头潮乐团这坛“音乐艺术酒精浓度奇高的佳酿”,带着浓浓的醺醉北归。

两届新加坡潮州节,无独有偶,都在人气冲天的主会场大“闹热”之外,加设了精致的“艺术别馆”。上一届,是假醉花林俱乐部举办了“传世珍蕴,笔墨潮心”的《新加坡潮人藏画及优秀潮人书画联展》,这一回,则在金沙博展中心潮州节附近的新加坡大会堂办了“同根花叶,四海潮音”的汕头潮乐团来新首演的潮乐飨宴。两届潮州节与两场极其珍贵的”艺术别馆”活动,一方面彰显了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努力办好潮州文化节的诚意,另一方面,也让人注意到狮城潮社人文荟萃的深厚底蕴。两届令人刮目相看的“艺术别馆”,其幕后主要推手却只一人,即新加坡享誉国际的艺术收藏家曾国和。为这回的潮州音乐会,曾国和往潮汕跑了几回,最后选定了粤东历史最悠久、成立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汕头潮乐团。由于反应热烈,在原本两晚夜演之外,还另加了午后一场。

曾国和不只认真选团,还亲自涉及选曲。音乐会上下半场各备六首曲风迥异的潮乐,全面展现潮乐的独特调式、音阶组合与六大乐器类种(锣鼓乐,弦诗乐,细乐,笛套古乐,庙堂音乐和汉调音乐)综合交融后的代表曲目,别有开场的潮州小锣鼓《画眉跳架》,弦诗乐《浪淘沙》、《昭君怨》;细乐《柳青娘》;笛套苏锣鼓《灯楼》;唢呐曲《骑驴歌》以及两首鼓乐气势澎湃的大锣鼓《抛网捕鱼》、《春满渔港》等。演奏会也穿插了潮人耳熟能详的潮曲对唱如《春香传》中的《爱歌》、《桃花过渡》的《灯笼歌》及《梅亭雪》。值得一提的是,《桃花过渡》特由新加坡南华儒乐社的丑角张明福搭配年纪轻轻的女生陈纬恬演出。蔡爱佩也反串小生演出爱歌一曲。

潮州大锣鼓套曲可分为文套套曲锣鼓和武套套曲锣鼓。所用乐器以大鼓、中鼓、斗锣、大钹、小钹、亢锣、深波、苏锣、钦仔、月锣等;管乐则以唢呐、笛子为主,此外还有椰胡、扬琴、叁弦、琵琶、提胡、大胡等。

汕头潮乐团拥有多位资深的囯家一级及二级演奏家。如上半场最撼我心弦的那首细乐《柳青娘》,演奏家林吉衡的—把竹弦如泣如诉,让整个音乐厅屏息聆听,及至曲歇,才爆响如雷掌声与喝采。相对的,下半场的唢呐曲《骑驴歌》,唢呐领奏蔡锐辉将此金属高音吹奏得“活驴活现”,让掌声紧追驴蹄,热闹欢偷。压轴上下场都安置了大阵仗的潮州大锣鼓,司鼓黄玉鹏的鼓艺炉火纯青,演至激情处,三鼓交击,浑然忘我,自成舞台上的重音风眼!

潮曲潮语,潮俗潮食,都是最直接的潮味基因,潮州人听潮乐,容易入味与陶醉。《四海潮音》如此罕见的潮乐精品演奏会,显然吸引了不少平时隐于匆忽生活里的知音人,于我席座前后,兴奋的私语还不时此起彼落。

潮乐虽是粤东潮汕民系的地域性民间音乐,但因潮州移民早已遍布全球,使民间潮乐深具全球化的传播背景,此次汕头乐团应邀蒞新的音乐晚会取《同根花叶,四海潮音》为题旨,该是潮州唢呐吹响四海的一曲高音。

(陈再藩)

相关新闻
中国·汕头
主办:汕头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技术保障:汕头市信息中心     粤ICP备05066684号    网站标识码4405000014  

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227号